国内 社会 推荐 北京 社会 区县 家居 科技 民生 爱心 婚庆 婚嫁 娱乐 影视 图片 房产 明星 留学 消费 时尚 财经 汽车 生活 体育 旅游 美食 理财 论坛 博客 信息 求职 健康 数码 美容 女性 医疗 店铺 人物 原创 健康 育儿 心理 生活 职场 美食 文摘 杂志 亲情 文体 食品 市场 厨房 美食 彩票 团购 证券 股票 投诉须知 生活 彩信 投诉案例 淘宝 消费体验

TOP

囚犯狱医致南阳监狱再添冤魂 南阳监狱:不存在任何过错
2017-08-08 21:08:11 来源:  

  2017年8月8日,服刑人员李华杰死亡的第11天,他的女儿李艺莎终于拿到了南阳市监狱医院出具的死因诊断(推断):服刑人员李华杰,2017年7月28日凌晨2点50分,因心脏呼吸骤停死亡。落款日期是7月29日。
  疑点重重 真正死亡时间巧妙回避
  早在7月30日,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就接受了李艺莎的委托,向南阳市监狱驻监所报案并提出死因质疑。在律师的交涉下,检察院驻监所同意家属、律师一起观看了李华杰临终前的部分监控录像。
  李林律师说,依据《监狱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罪犯在服刑期间死亡的,监狱应当立即通知罪犯家属和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罪犯因病死亡的,由监狱作出医疗鉴定。”南阳市监狱在拥有死者家属联系方式的前提下,在事发9个多小时后才通知家人,在此期间南阳市监狱是否隐匿、篡改了本案关键性证据,家属不得而知。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李华杰从7月27日22时26分即开始向值班人员反应身体异常,7月28日1时10分民警和医生才先后赶到,在南阳市监狱医院做了三分钟的心肺复苏后,就转送到南阳医专第一附属医院。在南阳监狱医院出具的死因诊断书中,建立静脉通道的急救措施,根本就没有实施。
  南阳医专第一附属医院的急诊抢救记录显示,李华杰27日1时50分入院急救时已心脏骤停一小时,双侧瞳孔散大,呼吸和脉搏都已消失,于7月28日2点50分宣告临床死亡。
  试问这个死亡时间差,是否会让那些延误有效治疗时机的人逃避责任?
  骇人听闻  狱医竟然是服刑罪犯
  然而让家人和律师都意想不到的是,南阳市监狱竟然让多名服刑罪犯充当狱医参与医疗甚至抢救工作!
  李艺莎说,“监控录像的每一个时间节点,我都清楚的做了记录”。
  7月27日18时25分,李华杰感到身体不适后去到同层的11监室找一名罪犯“问诊”,从监控中可以看到这名服刑罪犯指导他服药,期间还娴熟的为另外一名服刑人员使用血压计进行诊断;
  7月27日19时27分,李华杰第二次向“卫生员”求助,并一同前往监狱医院,从监控中可以看到两名服刑人员将李华杰扶上医疗床,一名罪犯操作血压计为李华杰测量血压,另一名罪犯则操作专业医疗器械为李华杰做心电图、第三名罪犯负责静脉注射;
  7月27日22时33分,病痛难忍的李华杰向巡逻人员(同样为一名罪犯)报告,此前一直充当狱医的那名服刑人员前来查看病情,后又给他拿了药放在床头,李华杰没有服药;
  7月28日0时49分,李华杰出现剧烈的呼吸骤停,在这抢救病人的危急时刻,只有同样是服刑人员的“巡逻员”和“卫生员”翻动查看了一下,没有任何急救措施,也没有看到监狱医生和值班民警进入监舍;
  7月28日1时15分,李华杰被推进监狱医院实施急救,一名身穿警服的狱医竟止步不前,反而指使一名服刑人员参与急救,为李华杰做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抢救过程持续不到3分钟。
  至此,李华杰从发病到死亡的整个过程,始终由罪犯参与诊断、治疗、抢救。
  律师说法 剑指监狱有管理黑洞
  李华杰有严重高血压病史,在入狱前几个月曾因脑中风入院治疗。入狱后,因为担忧他的身体状况,家属在探望时多次询问监狱医生,是否可以申请监外执行,监狱方回应称,李华杰入监体检的身体状况良好,不具备监外执行条件。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李林说,死者李华杰患有心脑病以及高危程度的高血压,且久治不愈,这种情况,依据《暂予监外执行规定》,南阳市监狱应依法为其办理保外就医。
  李林律师还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规定:“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司法部《关于加强监狱生活卫生管理工作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监狱医务人员必须持有职业资格证书后方可执业,临床医师应当以全科医生为主。严禁罪犯从事医疗和护理工作。”南阳市监狱起用服刑罪犯充当狱医并参与医疗活动,显然已严重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
  同时,南阳市监狱药品管理也明显混乱。李林律师说,司法部《关于加强监狱生活卫生管理工作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规定:“患病罪犯需要服药的,由医务人员或监区干警严格按照医嘱发放服用,及时登记,做到送药到手、看病入口、咽下再走。严禁罪犯私藏药品。”通过监控录像显示,南阳市监狱内的罪犯多次指导他人服药,明显严重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
  司法部《关于加强监狱生活卫生管理工作的若干规定》第十五条规定:“监狱应当对罪犯监舍实行单人单铺管理,统一配置监舍内设施、器具和物品并实行定置管理。监舍应当防火、防潮、保证供水、供电,北方地区监舍应当保证供暖,夏季高温地区监舍应当配置防暑降温实施。”
  这次事件中,李华杰所在的监室有16名罪犯居住,事发前后适逢中伏高温天气,监控录像显示,监室内服刑人员均燥热难耐,只有不停的用毛巾擦脸、洗澡缓解酷暑。而监室内未见有任何防暑降温设备,如李华杰此类严重心脏病患者的身体在这种恶劣条件下必然难以招架。因此,南阳市监狱明显违反上述规定,未采取有效的降温措施,也是本次事件发生的诱因之一。
  除了律师的陈述之外,李艺莎说,“在观看监控录像过程中,我注意到监舍内部的“巡逻员”也是服刑罪犯,“巡逻员”发现我父亲发病后约有三个小时的时间,期间多次向值班民警反映求助,均无回应。凌晨1点为值班民警换岗时间,两次出现在镜头中的民警明显不是同一人,第一次出现在监控镜头中的民警并未穿警服,我在质疑此人不是正式民警,上半夜的值班人员有脱岗嫌疑。”
  除此之外,家属还注意到南阳市监狱监舍门,在晚上罪犯睡觉时间是敞开状态。李艺莎说“我咨询过律师,这显然也是不符合相关法规。”
  多方反映  媒体采访多部门语焉不详
  在详细咨询律师相关法律规定后,李艺莎慎重的向媒体反映了事情经过。然而,媒体的介入采访,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顺理成章。
  李艺莎说“媒体先去南阳市委宣传部备了案,拿着我的反映材料去司法局,司法局宣传科称没听说此事,说南阳监狱是处级单位,司法局的监狱管理科是科级单位,虽说是业务指导,具体事件缘由,他们并不知道”。
  追根究底的媒体并没有偃旗息鼓,8月7日,又去了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卧龙区检察院监察局给予了回应,李华杰发病后,监狱有积极救助行为,监狱医院的医生开具了处方进行输液诊治。但对家属提出的医生是否具有行医资格、服刑罪犯参与救治是否合规、抢救措施是否妥当、当晚值班民警是否有脱岗和不作为现象,检方称正在调查取证,并未做出正面回应。
  媒体的介入调查,并没有解开让李华杰的真正死因,截至8月8日,南阳监狱仍然没有对此事件向家属做出书面说明。
  囚犯死亡并非个案 南阳监狱称无过错
  南阳监狱的监管疏漏并非个案,在网络搜索南阳监狱黄建军,依然可以查阅到当时媒体的追踪报道。2013年,中国青年报刊发了南阳监狱“囚犯被误诊中毒,监狱隐瞒将其送回家后死亡”的系列跟踪报道,诱发这个事件的原因,正是因为南阳监狱的医生没有行医资格。南阳监狱则坚称这个事件中没有任何过错。
  文中人物均为真实姓名,欢迎媒体采访,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


版权所有:北京消费网